好湿好紧好爽无码视频

新闻周刊丨条条大路通罗马,换道闯关亦青“春”!从普高转入职校,两女生逐梦春季高考

2022-06-20 07:16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071757) 扫描到手机

前言:

事关孩子的“前途”,总能牵动我们的神经,令情绪焦灼。正如每年的高考。在这场前进路上的博弈中,坚持下来可能就是更为理想的远方。

如今,除普通高中毕业生外,部分中等职业学校的毕业生亦有机会投身于高考“战役”。职业教育的“天花板”终被打破,意味着职教不但可以“保底”,学一门吃饭的手艺,同样可以“拔高”,为人生赢取一张加速奔赴远方的“车票”。

6月18日、19日,因疫情推迟的2022年春季高考知识考试,在青岛市15个考点举行。有数据统计,2022年山东夏季高考编场考生人数为598810人,在这之前通过单考单招、保送等,已录取数万名考生;而春季高考人数达到20.9万人,其中1.7万名普高生转学籍进入中职,参加春季高考。

条条大路通罗马——春考大军浩浩荡荡,搭乘这趟时代的列车,起点是百花齐放的春天,终点是人尽其才的四季。

《我在职校备战高考》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高芳 实习生 辛巧

一夜雷声轰隆,敲响前奏。6月18日清晨,一场细雨挥洒下来,大地尽享酣畅。

18岁的王怡琳睁开惺忪的睡眼,一骨碌爬起床,望向窗外不远处——自己就读的平度市职业教育中心学校,正迎来春考第一天,700余名职校考生要在这里参加两天的考试。“学校门口一排排伞阵,在等开考呢。”王怡琳给同桌宋心雨发了一条短信,分享她们共同关注的“热点”。

一年前,王怡琳和宋心雨从普高学校转入职校,一年后,她们也将成为春考中的一员。虽然春考相比夏考少了很多热度,但对于像她们这样走职教路线的考生来说,同样是改变命运的一次人生大考。

■我的高考:倒计时1年

(这或许是唯一能让两人稍稍安心的消息:春季高考为“文化素质+职业技能”考试,文化课只有语、数、英三门,难度要低于夏季高考。)

“离我的高考,倒计时——1年!”教室里有人喊了一嗓子,大家哄堂大笑。

6月初的平度市职业教育中心学校一间教室里,同学们都在忙着整理桌子上的课本和资料。最近夏季高考、春季高考接连而至,老师们被抽调去监考,总算让紧张的学习进度暂时缓了下来。

“山东农业工程学院出招生计划了!”宋心雨兴奋地碰了碰同桌王怡琳的手臂,“往年土木工程专业最低分数线是600分左右,按我现在的成绩,明年基本能考上这所大学。”她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自顾自地憧憬起一年后要报考的大学,没有注意到同桌走神的表情。

中午吃饭了,王怡琳和宋心雨还在学习

最近一堂课上,王怡琳被老师频频点名发言,准备好的问题竟然都答错了,“就有点儿‘水逆’。”王怡琳情绪有些低落。

王怡琳的目标是山东建筑大学,但今年并没有针对职教考生土木工程专业的招生计划,“招生计划每年都会变,明年会不会有增设呢?天知道呢……”此前,她已默默地将自己的微信名改为“天选之子”,希望在努力之余,得到点天赐的运气。

明年,宋心雨和王怡琳将凭借在这里学到的知识和技能参加春季高考。与夏季高考不同,春季高考的模式为“文化素质+职业技能”考试,其中职业技能成绩在录取中所占权重原则上不低于50%。

今年下半年,两人就要参加职业技能考试,而建筑专业要考查的技能课至今还没确定,只知道届时会从目前所学的六门专业课中抽出一门考试,这其中包括BIM钢筋算量、平法识图、CAD绘图、手工绘图、建筑工程识图、水准测量等。

在这段时间里,她们还将同步考取一些技术证书,比如建筑专业的CAD证书、工程测量员证等,有了这些技能证书,即使考不上大学也可以直接上岗工作,有一门吃饭的手艺,算是一种“保底”。

课本上做笔记

“走吧,帮我把书搬到宿舍去。”直到宋心雨喊自己帮忙,王怡琳才回过神来。

跟随两个女孩的脚步走出教学楼的大门,一所古朴秀丽的校园慢慢呈现眼前,建筑高低错落,路两边法桐摇曳,树影斑驳,不远处还有高大挺拔的白杨将枝桠伸向湛蓝的天空。

宋心雨和王怡琳就读的平度市职业教育中心学校1979年建校,是国家级重点职业中专,也是青岛市唯一入选“全国101所乡村振兴人才培养优质校”和农业科研院所推介名单的学校。但是,她俩却并非直接考进这所职校的,而是去年从普通高中转学籍进来的……

■面对“不解”,我该如何回应

(王怡琳还记得收拾好书包准备迈出教室时,班主任追过来:“不再考虑考虑了?再努力努力,你是有希望考上985、211的……”)

时间回到一年前,宋心雨和王怡琳还坐在普通高中的教室里,两人前后桌。高一学期结束,暑假里,两个女孩做了个不约而同的决定——转读职校。

虽然转入职校的目的也是为了考大学,但是春季高考和夏季高考在择校上还是有区别的:夏季高考生可面向全国院校报考,范围不受限;而参加春季高考的考生,只能选择本省内的院校报考,不能跨省填报志愿。目前,985、211院校也都暂时没有针对春季高考的招生计划。

“不再考虑考虑了?”两只手都拎着打包好的书,沉甸甸拽得人几乎直不起腰来,职校老师还等着自己去签报到表格,王怡琳一时顾不上回应班主任的挽留。但是回头的一刹那,班主任站在教室门口的身影,永远定格在了她的记忆里:夏天的日头灼热炙人,匆忙追出门的班主任脸颊上滑落两串汗珠,那惋惜的眼神,还有轻轻的叹息。

知道她的选择后,班主任曾不止一次做她的思想工作,可是王怡琳心意已决。

高中生活像高速飞转的发动机,每个人像嵌在其中严丝合缝的齿轮,每时每刻都在运转。王怡琳生性要强,对自己的要求是:做宿舍最后一个熄灯的,早上第一个到教室的。

每天12点睡觉,早上4点半起床,清晨就算不吃早饭,也要喝一杯黑咖啡提神,5点半准时出现在教室里早自习。王怡琳心里清楚,紧绷的弦即将承受不住——“太卷了,快卷不动了。”

中午王怡琳骑车回家吃饭

“到职校的都是差生,她可是全班第二啊……”“这么好的成绩真不知道她是咋想的?”王怡琳转读职校的消息传出,令同学们非常诧异。

“不管别人怎么想,我觉得我选择没问题。”王怡琳没有跟同学解释过,她素来做事有主心骨,尤其是父母也很支持她的决定。“爸妈从小就是这样的教育方式,只要不干违法的事,其他决定都尊重我的意见。”

“转到职校的都是差生”——这些议论对王怡琳来说可能没有杀伤力,对宋心雨却是一个不小的心理包袱。

宋心雨的心结还来自于大她7岁的姐姐。姐姐从小学习优异,中考考上了平度一中,升入大学毫无悬念,妥妥的是亲戚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宋心雨和王怡琳(右)走在宿舍的走廊里

平日里,周围的人经常拿宋心雨和姐姐做对比,生活在姐姐的“光环下”,宋心雨的成绩却一直表现平平,对考上大学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读初三那年,宋心雨第一次接触“职校”的概念。一次填报志愿讲解时,班主任介绍进入职校也是一种选择。看着老师发的职校简介,花花绿绿的图文信息让她感觉有点儿眼晕——

进入职校后,不但可以学习到专业技能,毕业后直接参加工作,成绩优异的还可以参加春季高考,进入大学;

夏季考试只考文化知识,六科考试科目;春季高考文化课只考语数英三科;

春季高考是考生另一个升学的机会,与夏考相比,春季高考人数要少很多,竞争对手少,考上高校的几率就更大;

春季高考因为培养的是实用型人才,毕业后需求量大,就业率更高……

“还有这样的路子?”没等看完,宋心雨就把简介随手丢在一旁,第一印象是——骗子!

升入普通高中后,宋心雨明显觉得自己有些力不从心,最大的愿望是熄灯后就能睡觉。然而在普高,同学们都是熄灯后蒙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学习,学到半夜十一二点都很正常。这让每天早早就沉沉睡去的宋心雨很有负疚感。

校园一角 

在高一下学期的一次职教招生中,宋心雨重新审视起这条不一样的路,发现此前掌握的信息都是真实的,尤其是姐姐陪她了解了招生政策后,也很支持她走春季高考这条路,更加坚定了她从普高转读职校的决心。

“我相信你在职校也能考上大学。”姐姐给了宋心雨一颗定心丸。

■绘图挖土,戳中我的点

( 缘分是个神奇的东西,转读职校后,两个女孩再次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同一个专业——建筑工程施工,并且成了同桌。)

“哎呀——你也在这个班啊!”进校第一天,王怡琳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兴奋地跑过去拍了拍宋心雨的肩膀。

选择建筑工程施工专业,两人确实没有沟通过,各有各的充分考量和理由。

宋心雨从小喜欢画画,“CAD绘图这门课我好喜欢,在电脑上图形立起来了,图形、建筑可以多面构图,好神奇!”自己的特长有了一展身手的空间,她就像一个足球队员,随心所欲地控球,找回了学习的自信。

宋心雨的宿舍,床底放着书

王怡琳从小就特别喜欢搭积木、动手做拼图,能安安静静地用一整天时间玩这些东西。“有门课程叫《建筑施工技术与机械》,主要会讲解一些关于现场施工的场景,各种设备以及该怎么运用它们去做一些事情,正好戳中了我心里的这个点。挖掘机可以去挖哪里的土,可以怎么挖——哇,想想就兴奋!”

留一头短发的王怡琳像个假小子,她有个4岁的弟弟,性格反而偏文静,“我妈经常说,我俩要是互换一下就好了。”

兴趣归兴趣,但不妨碍知识难点经常出来“作怪”。

“怡琳,这个数据怎么这么难背啊!”《建筑施工技术与机械》是宋心雨最头疼的一门课,这门课背的东西多,还都是一些拗口的专业名词,“‘井点’分这么多种,它主要运用在哪里,它的深度是多少,施工工艺有哪些流程,主要设备有哪些……很难背,完全摸不着头绪。”

书本上做笔记

“背施工工艺的时候,你要想象当时的情景,把自己带入到画面里。比如说,我要买这个东西,首先要干什么,再干什么,肯定是有一定规律的,然后再去联想你每一步用到的主要设备。这样就可以把施工工艺都背下来了。”王怡琳语速快,宋心雨眼盯着书本,不时微微点头,想努力跟上她的思维节奏。

“这些降低水位的深度,数与数之间都有一定的关系,只要记住这些关系,这些数在你心里自然会形成记忆点了。比如说6~12,它怎么就不是7~13?这一看就不是个计数单元嘛,这样记肯定会更方便的。”

一段讲解让宋心雨醍醐灌顶,不由竖起大拇指,“学霸果然是方法论高手啊!”

“方法不对,努力白费。这叫虚事做实和实事虚做。”王怡琳笑着总结道。

王怡琳喜欢看课外书,一次看到书中的一段内容非常受启发。书中讲到要“虚事做实”,就是在涉及理念、理论和学习等虚的问题时,要有一种务实的精神,和实际密切地连接起来,把它们具体化为可操作性的东西。另一方面,“实事做虚”就是在做实际事情的时候,能够跳出来看问题,从中概括总结出战略性、指导性的理念和经验,使得做事情的水平得到整体提升。

“‘孙子兵法’有‘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说法,与这一原则内涵不同,但有其相通之处。”说话间,王怡琳故意摇着头,把“孙子兵法”几个字音读得加重又拖长。

“‘孙子兵法’都研究上了,你真行!”宋心雨由衷佩服这个学霸同桌。

■尝试超越,我想走得更远

(可以“躺平”了吗?职校也是一座修炼场,学好自己喜欢的专业,战胜阻拦自己的挑战,都是为了走得更远。)

相比还在普高奋斗的同龄人,大家目标一致,都指向大学。只是,王怡琳和宋心雨选择的是另一条赛道,看到的风景略有差异。在职校里,她们有时间停下来为自己规划细节,做自己相对喜欢的事,提早明确未来的定位。

奔赴一个清晰的未来,这让两人的苦读有了动力。但学霸也不总是所向披靡的,与宋心雨不同,让王怡琳头疼的是一门叫做《建筑工程计量与计价》的课程。

这门课主要是通过一张张建筑图纸来计算工程量与造价的,“比如浇筑混凝土,浇出一个基础需要用多少体积的材料,通过这个体积,再求出它要花费多少钱。完全想不明白。”王怡琳指着一张图对宋心雨说,“就说这个图吧,这个接头也要算,有的地方算,有的地方还不算,这下面还有个不规则的体积……”

“我也没弄明白——”宋心雨话锋一转,“看到你也没看明白,我心里安慰多了。”

王怡琳(左)和宋心雨在校园里

王怡琳经常上网查一些关于大学建筑类专业的课程,发现有几门课和她们现在学的相同,“到时候可能要拿出相当一部分时间去补文化课了。”对王怡琳来说,英语是自己的“死穴”,“前一秒背过的单词,后一秒再去看句子里的它,完全不认识了。”对英语单词如此“脸盲”,让她很苦恼。

“很多人以为进入职校,意味着高考难度降低,可以‘摆烂’,其实依然很卷。”王怡琳露出肃然的表情,“平时学习中完全不用写什么鸡汤文来激励自己,看一眼旁边桌的学霸就可以了。”几天前,老师发了几套高考真题,两三天的时间有同学就做完了5套。

中午吃饭了,王怡琳(左)和宋心雨还在学习

“这做题速度比中国高铁还快。”王怡琳吐吐舌头感叹道。

书本难啃,王怡琳重拾起自己的解压神器——拼乐高。父母给零花钱多的时候,她就去买新的乐高,没钱时就把以前拼好的乐高拆了重新拼。有天晚上,拼得上头,她从晚上9点拼到第二天早上5点,3000多块小件在她手里起起落落,一座高20厘米、宽24厘米的“泰姬陵”拔地而起。

受王怡琳的影响,宋心雨也开始玩乐高,她最近刚用2000多块小件拼好了一只玩偶熊。“找个小锤子,一些零部件需要敲一敲,加固一下。”王怡琳不时向她传授自己多年的拼装心得。

拼这个玩偶熊宋心雨大约用了9个小时——从中午一直拼到晚上9点。第一次动手拼乐高就顺利完成,宋心雨信心爆棚,她为自己立下一个flag:考上大学之后还要考研。去年大学毕业的姐姐考研没成功,她想试试能不能超越姐姐,做一些以前自己不敢去想的事情。

距离下一次高考还有一年,对于王怡琳和宋心雨却近在眼前。人生能有几回搏,通过两个少女的经历,足以证明职业教育不再是求学的“天花板”,它已化作一个起跳板,把立志成才的学子送入更高的起点;它已化作一道桥梁,为青葱少年连接起梦想与远方。

未来,有无限可能。

《未来之路》

“升学有途径,就业有能力,薪资有保障”,职业本科教育会成为“香饽饽”吗?

当前,我国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职业教育重要性愈加凸显。但不容忽视的现实是,社会对职业教育的歧视却依旧顽固存在,打通升学渠道就成为破解职教发展困境的关键所在。不能不说,职业本科教育作为职教的新模式,为万千学子打开了另一条人生晋级的通道。

在最好的时代以什么立身

“职业教育不仅是教育问题,更关乎民生。”曾经有一则新闻,让平度市职业教育中心学校校长朱风彬感触颇深——

美团研究院发布的《城市新青年:2018外卖骑手就业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范围内外卖骑手总数已达到700万人,其中85%的骑手外卖学历为高中以下,1%的骑手学历为硕士及以上 。“也就是说,在700万名外卖骑手中,大概有7万名是硕士。”

“这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话题,也让我们这些教育从业者从中做出反思。”朱风彬感慨——“职教之路任重道远啊!”

今年3月初,教育部公布的2021年教育事业统计主要结果显示,2021年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7294所,招生488.99万人,在校生1311.81万人;本科层次职业学校32所;高职(专科)学校1486所;职业本科招生4.14万人;高职(专科)招生552.58万人。职业本科在校生12.93万人;高职(专科)在校生1590.10万人。

“我国已建成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职业教育体系。在服务经济高质量发展、助力青年实现技能成才梦、助力脱贫攻坚中,职业教育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朱风彬在任职校长前,一直在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工作,从事职业教育研究已有20多年,他欣喜地预见,“职业教育将迎来一个全新的发展契机。”

在我国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新征程中,技能人才无疑是中流砥柱。从高铁大飞机的研发实验室,到超级工程的施工现场;从智能工厂的生产线,到乡村振兴的大棚试验田……都少不了专业技能人才的辛勤付出,都离不开职业教育的有力支撑。整个社会层面大力提倡工匠精神,实际上就是在助推职业技能人才的培养。国家重视技能、社会崇尚技能、人人学习技能——这是一个凭“一技之长可立身”最好的时代。

个体因为拥有熟练的职业技能,生活会更加美好,必将得到社会更多的尊重。“但是长期以来,职业教育等同于中职和高职专科教育,我们招生过程中,很多家长和学生对职业教育有刻板偏见:无奈的选择、低人一等……以往职业教育吸引力不足,成为其发展瓶颈。”朱风彬认为“职教高考”制度势在必行。

“天花板”打破后还需要啥

2021年全国职业教育大会后,中办、国办印发《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加快建立“职教高考”制度,把“建立职教高考制度”列在“十四五”期间“重点要做的三件事”之首,体现了国家对培育多样化人才尤其是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的重视。

“‘职教高考’打破了两个常规。”朱风彬总结说,“一是打破了夏季高考的独木桥格局,形成职教、普教并行的高考双车道;二是打破了职业教育止步于专科层次的‘天花板’。”

升学、就业是影响初高中阶段学生及其家长选择教育类型的两大因素,而职业教育学生的升学深造需求也在逐年提升。有教育人士指出:考试招生是牵动职业教育改革的“牛鼻子”,是优化类型定位、畅通学生升学通道的关键。未来,“职教高考”将成为高职招生主渠道。

近年来,山东省一直在积极合理布局职教高考本科招生高校和专业。

2021年1月,教育部和山东省联合发布《教育部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整省推进提质培优建设职业教育创新发展高地的意见》,在山东省先行先试,率先探索建立“职教高考”制度。意见出台后,山东省政府已经确定将半数左右省属本科高校转型为应用型本科高校。

从这一年开始,职教高考本科招生计划将逐步达到应用型本科高校本科招生计划的30%,为职业院校学生提供更多升入应用型本科高校机会。同时打通中职、专科、职业教育本科、应用型本科到专业学位研究生的升学通道,推进实施“学历证书+若干专业能力证书(1+X)”证书制度,为职业院校学生拓展就业创业本领提供支持。

与此同时,青岛等多地开展普职融通试点,允许普通高中学生根据自身情况,转籍中职学校,以中专生的身份学习技能、参加高考。“这为普高生成才升学开辟了新的广阔通道。”朱风彬总结道。

平度市职业教育中心学校的2021年春季高考成绩印证了他的话:103人参加考试,55人达本科线,达线率53.4%,其专业涉及建筑、计算机、机电、旅游、服装、农林、财经、汽车、机械等多学科。

2021年10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首次提到,“到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

据高职发展智库统计,截至目前,获教育部正式批准的本科层次职业学校共30余所,仅占全国高职院校数量的2%。“离‘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的要求,相差有一定距离,这也是未来职业教育的发展契机。”朱风彬认为,职业本科教育试点院校数量较少,对职业本科教育的政策投入亟需加强。

教育的最终目的为了什么

“教育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考大学,是为了服务个人,衡量教育是否达标,就看它能不能服务个体顺利就业,愉快工作,幸福生活。”朱风彬的总结直白又务实。

春季高考和夏季高考只是选拔方式不同,没有好坏优劣的区别。夏季高考的选拔侧重考查学生的理论基础、学科能力、学术潜力。职教高考是为提升技能建构的招生考试体系,目的是为有兴趣特长及先天禀赋的从事某一职业技能学习的个体,提供更公平、更高质量的教育机会。

在多年的教育岗位上工作,朱风彬观察到一点变化:“现在家长和学生在选择上非常理智,他们会去衡量说我的孩子适不适合上这个学校,根据自身条件去选择适合自己的教育。”

职教高考对于职业教育质量有提升作用,主要体现在招生和分类培养两个环节上。但是,对于家长和学生来说,是否愿意参加职教高考,背后体现的是职业教育是否具有吸引力。

朱风彬注意到,经修订后于今年5月1日正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有5处关于“校企合作”、9处关于“产教融合”的法律表述。新职教法修订的7个亮点中,明确坚持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是职业教育的重头戏和核心特征,而且具体规定了不同种类的职业教育证书以及这些证书之间的融通互认,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证书的融通互认;明确了职业学校学生在升学、就业、职业发展等方面与同层次普通学校学生享有平等机会。这些规定,必将改变社会对受职业教育者只能当工人做“蓝领”,而不能当管理者做“白领”的固化认识,真正提高职业教育的社会认知度。

“职业教育是一种类型教育,它实际上搭建了一个多元化的人才培养路径,在今后的发展中学科设置、职业规划会越来越接地气。”朱风彬也在平度市职业教育中心学校做了诸多实践探索,设置了符合时代发展的学校专业,比如园林技术、宠物美容、装饰装修等专业,以满足社会发展和学生个性发展需求。同时,他们还与多家知名企业,如波尼亚、五菱、喜旺集团等合作,建立校企合作基地,学习相对应的生产、服务、技术与管理等领域的先进知识,提前让学生融入社会,有一技之长。

回到开头那个美团骑手调查数据的“话题引子”,朱风彬再次强调教育的目的:“教育不是唯学历论,职教高考提高了职业教育的含金量,但是它的根本目的是助推职业教育的发展,使受教育者拥有立足社会的技能,服务于社会劳动分工,通过技能过上幸福生活,得到社会的尊重认可,这是一切教育的目标指向。”

教育者,非为以往,非为现在,而专为将来。我们坚信——“职业教育前景广阔、大有可为”。